登录 注册
八一图片>>维和部队 >>正文
两地书写母子情:我军援利医疗队员杨笑与儿子万里联线记  (组图:)
作者:集文亚  栾维莉  李大来  高庆德      来源:中国军网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年01月07日07:18

  

六六的妈妈在埃博拉病房工作中。
 

  “亲爱的儿子,你还在每天计算着妈妈离开你的日子吗?妈妈离开你一个月了,听爸爸说,夜里你一个人偷偷哭了,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?我们要永远在一起,永远不分离。对不起,我的儿子,妈妈食言了,因为妈妈是军人,担负着军人的责任和使命,妈妈要去救好多好多非洲小朋友的妈妈,让她们也能跟自己的儿子在一起,永远不分离。你是个小男子汉了,要学会坚强,妈妈永远爱你……”

  这是2015年元旦前夕,正在西非利比里亚抗击埃博拉的第463医院干部病房护士长杨笑发给10岁儿子陈帅宇的“音频”,医院专门将抗埃前线人员的工作生活情况制成了光盘,送到了每个家庭,让万里之外的巾帼勇士及时与家人亲情对话。

  陈帅宇今年10岁,上小学五年级。因出生时六斤六两,故父母为他取乳名“六六”,寓合六六大顺之意。杨笑的爱人陈语是沈阳军区总医院博士后,作为骨科医生,下班没准点,以往生活中的事几乎没有时间做。杨笑远赴西非抗击埃博拉,加上双方父母都不在身边,对这个双军人家庭带来了“巨大考验”。

  杨笑从没有离开过儿子,刚走的几天,六六很不适应。一次,陈语半夜醒来,发现六六在偷偷哭,他好一顿哄,六六才抱着妈妈的衣服慢慢睡着。陈语心头一阵难受。

  到利比里亚后几天,母子俩开始第一次微信视频,儿子终于看见了手机里的妈妈,激动地一个劲地“亲”,同样,那一边“妈妈”的眼里始终闪着晶莹的泪光……但因相距遥远,信号不好,没聊几句,画面就“卡”住了。六六在听见妈妈喊着“六”中信号中断,他好一阵伤心。

  杨笑时刻牵挂着儿子。好在医院安排由李晶护士长牵头组成“笑笑联邦”关爱小组全力照顾六六。她们到学校与班主任对接,随时保持联系;生活上有困难,全力帮助解决。

  在制作光盘后,医院还将杨笑她们的工作生活情况汇总制作成“电子像册”,六六在家可随时翻阅,了解妈妈的生活。

  对抗埃工作的险情,父母对儿子只字不提。但六六从同学的字典里查到“利比里亚”,通过电视报道得知“埃博拉”的最新情况。陈语惊讶不已:小孩居然也有自己的办法。

  赴利一个月后,这边的情况才好转。杨笑到利没多久,就因环境不适应发起烧来,她没告诉父子俩。但陈语看出来了,她有气无力肯定生病了,但当地药物少,只能靠自身恢复,他很着急,但没告诉儿子。后来恢复好后,六六知道了,“很着急,情绪很激烈”。

  有时,杨笑也向父子俩发来她们吃的东西,看到那里青菜少,六六看见后,有些伤心地说:“妈妈受苦了,挺辛苦,不容易”。儿子知道,妈妈是回族,吃的东西受限制。

  去年12月中旬,学校组织英语考试,六六考“四星级”得了满分,他在视频中告诉妈妈,杨笑非常高兴。却发现儿子手指甲长了,并就此“批评”了爱人。

  2015年新年前,六六所在的班级老师布置的作文题目是写“我最敬佩的人”,六六写的是妈妈。

  杨笑所在干部病房的老干部解宗仁写诗赞颂她们:谁解西非姐妹花?舍生取义我中华,处处亲人处处家,泪花扬笑吻娇娃……

  (中国军事图片中心 集文亚、栾维莉、李大来、高庆德摄影报道)

(责任编辑:孙智英)
相关图片

抗击埃博拉的“军中玫瑰”

中国维和部队加紧抢运援建埃博拉治疗中心首批物资

中国医疗专家组指导赴利维和部队抗击埃博拉疫情

北京军区第四批抗击埃博拉疫情紧急医疗物资空运疫区

中国首支维和步兵营女兵班精彩亮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