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笔墨的风度

来源:中国军网 作者:张瑞田 发布:2016-07-25 19:13:30

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

笔墨的风度

——我看王文杰的书法

张瑞田

关注王文杰书法,有近十年的历史了。开始,觉得王文杰的书法人格化特征明显,一手整饬的楷书,比较地道的行书,与他的经历,与他的职业息息相关。甚至出现误判,王文杰的字是名人字。

是我的书法审美能力提高了,还是王文杰极大超越了自己?最近,认真拜读王文杰的书法,如沐春风,铿锵的节奏,流畅的气韵,生动的线条,诗意的感觉,形成了浓郁的个性气息,隐含在书法后面的文化韵味,让我感受到中国书法的中和之美。眼前的字,与昨天的字出现差别,眼前的字含蓄了,内敛了,洗尽铅华。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展读王文杰的楷书、行书、草书、魏碑、篆书,仿佛看到了一位职业书法家真实的努力,刻苦的追求和令人钦佩的轨迹。我拿着一杯绿茶,嫩绿的叶片在水中飘逸起伏,我就觉得这些叶片就是一个个生机盎然的字,活脱脱地。一幅字从我的眼前经过,审美的享受由此生发。

王文杰与大多数书法家一样,从楷书筑基。过去,对王文杰书法的认知,多半是从楷书开始。王文杰的楷书,有时代共性,也有生命个性。比如,在笔法上试图与古人接近,起笔的小心,收笔的从容,向往字迹的严整,又不失字迹的洒脱。这样的心性,需要一个坚实的落脚点,于是,王文杰探寻的目光,在魏晋唐宋,在碑帖经卷上游移,他不能也不敢放过书法史上准确体现楷书魅力的文化资源。方向明确了,余下的就是思考与实践。该怎样表达当代人对楷书的理解,这是一个问题。以往,我们理解的楷书是工整的,是端正的,是易于识别的。文学艺术为政治服务的陈腐理念,也极大影响着当代书法家的选择。因此,一段时间以来,我们看重楷书的教化作用,楷书作为宣传工具的载体,能够在现实中通行。因此,我们写楷书,不强调个性,更不强调艺术性,那种机械般的结字,程式化的点画,毫无生命气息和生命感觉,一度让人窒息。我们不会忘记,彼时出版的当代人所书的字帖,也是这样一种形态。楷书的庸俗化,浅薄特征,由此可见一斑。

王文杰对楷书的命运了如指掌。他是作家,是报人,文学修养,新闻职业,向来对时事敏感,向来对艺术的作用苦思冥想。改革开放以后,艺术思想的解放,捆绑王文杰的精神枷锁断裂,他艺术的眼光,奔涌的情思,再一次让他回到中国书法审美判断的正途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王文杰开始在书法的海洋上寻觅了(他是首都青年书法大赛钢笔字一等奖获得者)。艺术心理的调整,也调整了他的书法旨趣。开始,他沉潜于唐楷。任何人很难脱离时代艺术趣味的导向,何况作为一名军人,自然要遵循时代的秩序。中国书法史,唐楷可圈可点,迥异的结字,丰富的笔意,多样的风格,会让我们看到中国艺术的博大精深。唐楷是客观存在的艺术实体,但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在其中看到云卷云舒,千变万化。王文杰具有文学阅读和文学写作的能力,他把这种能力作为进入书法的辅助力量,无疑,他的艺术道路宽广、通畅了许多,眼界也高远了许多。

王文杰的楷书温润、丰满,点画之间多成优美之态。这是为审美而创作的,是为生命的需求而书写的,是为一己的兴奋和感伤而表达的。因此,我们可以这样理解,正确理解了艺术的功能,自然回到艺术创作的正确轨道,也就自然取得了丰硕的创作成果。

从楷书创作的角度,王文杰继续前行。近来,王文杰的行草书频繁出现在各类书法展览上,大都是中国顶级的展览。虽然匆匆一见,但能感受到他对书法的一往深情。历史上许多文人都有这样的认知,生命经历的丰富,对书法的感受会更加真实。王文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不管是编报,还是戍边,王文杰在感情空间和生活空间里,所置放的书法,自然沧海桑田,婀娜多姿。

正如他的军人气质,王文杰的行草书颇多金戈铁马之势。第一,他有厚实的传统功底,我们所看到的王文杰的行草书,线条具有金属般的弹性,结构多姿多变,明显有二王的精到,又不乏张(旭)怀(素)的张力。好象从这两者杂糅中能找到某些答案。他的行草书一句话概括:随心所欲但不逾矩。第二,行草书创作,伴随着王文杰在西北戍边,身处大漠孤烟、戈壁胡杨之间,男人的血性自然贲张。“自古男儿向西行”。西北占我国土三分之一,生活体验与艺术创作互为颉颃,王文杰在这样的情境里挥毫作书,怎能不“气吞万里如虎”?第三,落实到每一笔,每一个字,我们均会发现,墨色的差异,笔调的轻缓,与传统的结合十分紧密。尽管生活为他开启了宽敞的大门,但是,他依旧要求自己扎住传统的根基,守住内心的宁静,以便看到自己真实的感情,真实的灵魂。这时候,我们突然发现,作为文人的王文杰回来了。而文人的王文杰也许会成为今后王文杰的全部。

我所喜爱的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说的好:美是不可说的。的确,美可以感悟,但不好说,一旦说出来,有可能会跌入庸俗的泥淖。王文杰的书法也不可多说,理由很简单,王文杰书法有自身的语言体系,有代表作者艺术立场的表征,有客观的视觉呈现,有被雅俗共赏的认同点,也就是我所说的笔墨风度。而这一切,是需要我们慢慢体会的,是需要时间的帮助,才能窥其堂奥的。艺术有高度,也有难度。王文杰正逢中年,凭他的勤劳、天赋和才华,相信他的笔墨路还很长,很远……

(作者系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,当代作家、书法评论家)

责任编辑:宣琦

相关稿件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数据加载失败,请确保在www.81.cn域名使用侧边栏!